铁岭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调查称网络代购潜藏多种风险事后维权障碍重

发布时间:2019-06-13 23:46:20 编辑:笔名

调查称络代购潜藏多种风险 事后维权障碍重重

据经济之声《天天315》报道,“代购”,这个词通俗点的解释就是找人帮助买需要的东西。原因有很多种,可能是当下买不到这个商品或者是当地商品的价格比其他地方贵等。随着淘宝、邦购这些上购物平台的发展,代购现在慢慢成为消费者通过络第三方代买洋货的一种的方式,而这些洋货又多以比如化妆品、奶粉、箱包还有国际品牌为主。  其中占我国城市奶粉消费半壁江山的洋奶粉,超过一半的是通过络代购的渠道流入到国内的,但是由于络代购是很一个新兴的贸易方式,相关的规范没有明确,代购洋奶粉这些商品存在质量问题是没有办法保证的,维权也是所维无门,关税流失等等一系列的隐患都在这个新兴的贸易方式当中存在。那么这个络代购究竟有那些隐患,消费者购买商品之后如果出现了质量问题又该找谁维权呢?  今天节目特别邀请到了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包华和中国电子商务协会政策法律委员会专家委员赵占领和大家一起交流相关的话题。  络代购逐渐兴起  在荷兰定居的温州人方女士现在在那已经定居五年了,她每周的一、三、五都会开车辗转附近的几个城市的超市还有药店给自己的顾客买荷兰产的奶粉、米粉,当然都是一系列的婴幼儿的食品,方女士说当地政府有规定,一个人一次只能买两到三罐,但是上代购量很大,我必须得到附近几个城市的超市去买,而且她还说,一般代购的程序是买好奶粉,按照不同的重量打包,然后5公斤、7公斤的包裹就每周二、四、六开车到德国走一趟快递,低于5公斤的就在荷兰来邮寄。方女士还说国际快递一般需要两周到北京或者是上海,然后再走EMS等国内的快递邮寄到国内买家的具体的地址,她说情况如果正常的话,一般三周之内买家就能收到货,这是就奶粉的代购的情况。  主持人:先问一下直播间的两位,你们自己或者身边有没有朋友体验过络待购的消费的方式?  包华:我本人还没有代购经历,但我身边有很多。而且像刚才谈到的箱包、化妆品、品等确实是代购的主要的产品,奶粉也有不少。  赵占领:我其实没有参加过这种代购,但是确实有朋友,尤其是奶粉,有些朋友年轻的父母刚刚做爸妈不久,他们需要买奶粉,对国内的奶粉又不太信任,那么很多情况下有两种途径。一个是在站上面代购一些欧美的品牌的奶粉,还有很多是通过有朋友去香港带过来奶粉。另外像电子产品可能也比较多,尤其像苹果、iPad像这些,因为他们上市的时间在全球可能不一样,中国一般又不是批的国家,所以很多消费者比如苹果的粉丝对这些产品期盼已久,而且想在时间拿到觉得比较潮等等,所以这种络代购的需求应该说比较大。  代购:虽合理但不合法  主持人:内幕的事稍候可以好好来聊。先问一下两位你们对这样的一种代购的方式怎么看?  包华:如果是就代购本身从法律专业角度上来说,我觉得可能里面会存在一些风险,包括政策方面的风险,包括税金方面的风险。但是如果从消费者角度来说我觉得代购确实存在合理性。为什么这么讲呢?因为代购主要的产品刚才谈到的箱包、化妆品、品牌的东西国内外的价差确实比较大。而且很多的消费者曾经反馈过在国外买的一些商品包括一些电子产品,比国内商品的质量要好,价差大质量又好。包括还有一些产品国内可能买不到,我曾经就见到过有一个大夫就建议他的病人去国外买一款药,国内没有,你自己跑一趟肯定不现实,你只能通过代购机构帮你去买或者朋友去带。所以实际上来说价差比较大的情况之下,国内又有这方面需求的情况下,它确实存在合理性。目前来讲很难解决产品质量问题,代购机构一旦违约怎么去追偿的问题,包括确实偷逃了国家的关税,这个其实也是蛮严重的,我个人的判断是不合法但有合理性。  主持人:这是包华的分析,其实更多的是从市场的需求角度来做了一些理解,我们通常说每个人的意识里都有一个理性的小人,一个感性的小人,包华的分析通常他的理性的小人会打败感性的小人,告诉他其实还是有很大风险的。因为他毕竟是学法律专业的,不知道占领会不会有这样经常的思想斗争之后做出这样的判断?  赵占领:对于大部分的一般的用户和消费者来讲,如果说有便宜货你不买便宜的而去选择贵的可能不符合常理,当然像包先生包括我本人具有法律专业背景可能更多考虑它的风险,但是对一般的消费者来讲确实价格便宜,很多情况下质量也有保证一些,比如说奶粉,像欧洲的奶源产地可能环境各方面比较好,国际标准和国内的标准又不一样,所以很多人更加的信任,一个是价格便宜,一个是产品质量更有保障一些。但确实风险存在,包括有些产品质量和售后服务的问题,甚至里面各种模式可能也涉及到像偷逃关税违法犯罪的行为,可能说作为消费者去买,中间如果说因为偷逃关税被查的话可能有损失,类似等等的风险存在。[1][2][3][4][5]下一页代购行业利润惊人  主持人:所以两位更多的从法律的角度希望能够给消费者一些惊醒,毕竟我们现在现实看到的情况是有这样的市场需求,有了这样的市场需求之后如果法律能够跟的上脚步把这个事逐步的完善,对消费者来说是一个的保障。那现在想问一下两位,据一些代购商户给我们介绍的一些情况说,比如说国外的洋奶粉便宜,一般每罐的成本是在150到170块钱之间,所以很多人在想这个代购商户他的利润从那来呢?包华你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包华:据我了解代购商户的利润主要有两块来源,块来源是他的服务费用,有些代购商户明确要求有10%、15%的代购费用的,这是块。第二块来讲存在一些价差,也就是在国外我们看到的一些产品的价格和国内的产品价格差距比较大,这种情况下不排除个别商户在价差上来讲赚取一定的利润,而且由于比如说洋奶粉的需求量是巨大的,需求量非常大,一个孩子一个月要吃多少奶粉做过父母的都心知肚明,这种情况之下如果需求量数量很大的情况下,价差尽管比率不高,但是汇总起来也是一笔可观的收入,所以两大块的收入来源应该是看得到的。  主持人:包华认为有这两大块做支撑,所以代购的商户他们的利润也是显而易见的,占领你对电子商务也非常了解,你怎么看。  赵占领:我觉得除了这两块之外还有一种比较不规范,尤其像奶粉我们现在代购应该是欧洲的一些国家,比如荷兰的可能比较多,但荷兰确实是一个很小的国家,很多中国人,包括一些华人在当地的留学生甚至有些比如经常去国外,去荷兰出差的人可能会大批量的扫货,他们的超市可能刚一上奶粉被中国人很快的扫光了,导致包括当地的一些人包括一些华人意识到这里面市场需求非常大,有些人进行诈骗,有可能是提供一些从其他的渠道进一些劣质的奶粉然后进行包装之后销售,可能赚取了这部分利润,除了刚才的那两种正常的利润之外还有这种。  主持人:而且我们了解到15%左右的代购服务费,所以他们一般每个月可以拿到一万块钱左右,在北京、上海一些专业代购店我们了解到的情况每个月甚至他的收入是好几万块钱,所以利润是相当可观的,在这样的利润驱动之下他们去代购,在代购的过程当中你比如说刚才我们之前介绍的这位方女士,我们会觉得她很辛苦,她可以辗转几个城市去帮别人买奶粉,因为有这样的利润在这做支撑,所以我们也不难理解他们的辛苦的奔波。  代购奶粉,因何兴起?  主持人:我们的在淘宝当中搜索了一个“代购奶粉”,找到相关宝贝是34025件,品牌涉及到明治、培美、赞臣、惠氏、雀巢、美素等等近20种大家很熟悉的奶粉,产地有日本、新西兰、荷兰、美国、新加坡、瑞士、西班牙等等,所以看到了这一系列的调查和数字我也不禁想问为什么络代购洋奶粉的生意会这么的火爆呢?包华你认为原因是什么?  包华:我想到的原因让有点尴尬,甚至于我觉得应该是挺讽刺的一件事情。因为实际上消费者现在对于国内奶粉的质量是非常不放心的,举两个大家都耳熟能详的事情,个是大头娃娃,大头娃娃的产生是因为儿童配方奶粉里面蛋白质不够,造成了营养不良,出现了大头娃娃。所以我们中国的政府开始对奶粉中的蛋白质含量要推出检测,推出了一系列的检测标准以及检测工具,推出之后后面大家碰到第二件事,大家更耳熟能详的是三聚氰胺,经过这两次事件之后我相信很多中国的家长们对于中国奶粉的信任已经消失了,忍耐的底线已经被打破了,在这种情况之下大家会看到那怕是中国大陆本身销售的奶粉中,外资的奶粉国际大品牌的奶粉占了半壁江山以上,国产奶粉现在已经市场很狭窄了。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国内买国际品牌奶粉又比较贵,确实比较贵,由于巨大的价差这种情况导致消费者走向国外,因为我们现在国内外两边跑的人非常多,先开始是通过一些亲戚朋友出国去带,后来发现逐渐数量庞大了之后就市场化了,成了一条龙的服务了。另外其实重点是在于中国老百姓传统的对于孩子的关注,有好的一定不吃差的,有贵的一定不选便宜的,这种情况在中国的老百姓中非常普遍,尤其对于孩子,表现了中国长辈队晚辈的关爱,这种关爱也存在一些盲目和非理性的成份在里面,这两个原因但摆出来之后,前者我觉得是属于公共食品安全问题,后者讲到了一个中国老百姓传统的感情因,所以这两种因参合在一起,代购洋奶粉的生意也不可能不火。  主持人:我觉得包华分析得很全面,尤其是在第二个情感因素当中,可以说直接打到了很多人的心坎上,很多人都是这样,不光是奶粉的事情,对于孩子中国人对于传统的孩子的教育观,永远是亘古的不变的,一定给的,一定给贵的,但是未必是适合孩子的,这是现在的一个现象,我不知道占领对这件事情怎么看?  赵占领:我很同意包先生的两个观点,但是现在洋奶粉在中国的奶粉市场上应该不止是半壁江山了,是在出三聚氰胺之前大概是一半左右,现在的市场份额大概是80%左右,也就是国产奶粉不到20%大概这样一个比例,刚才包先生说的这两点原因之外我觉得的可能还有一个更关键的,就是在中国人的心理和这种市场的需求下,有些专业的站、专业的公司的商业化的运作,有一些电子商务的站专门从事这种奶粉包括其他品的络海外的代购,而且这成为一个新兴的产业,这个产业目前应该是每年有几百亿的产值,应该说这些企业代购现在来讲比个人可能更规范一些,可能更有保障一些,也是在他们的推动下,包括一些之前的私人代购的推动下,所以导致洋奶粉的生意比较火。  利润空间巨大,多方“共赢”  主持人:刚才两位分析的其实更多的是从国内的一个现状做的一个考量,我们来看一下我们之前节目一开始介绍的定居荷兰的这位温州的方女士,她给我们介绍的那边的情况,方女士就说,西欧国家很多对于婴幼儿食品是有政府补贴的,所以价格很便宜,比如说荷兰的超市一罐牛栏奶粉只卖10欧元,到德国走快递每罐奶粉的运输成本是在60左右,快递包裹过海关被抽查到的关税和检验检疫的费用都是由买家自己来承担的,所以一罐牛栏奶粉折合人民币它的成本应该是在160块左右,就是对于代购的卖家来说他们也是有利可图的,等于是双方都找到了非常好的市场的切合点所以才催生了代购洋奶粉这样的一个事情现在如此的兴盛,那从另一方面来说络代购洋奶粉的生意这么火,是不是也是因为它的存在确实存在巨大的一个利益空间,这是我刚才看了方女士资料之后我的一个疑问,您认为呢?包华。  包华:利润空间肯定是巨大的,首先我们大家都知道如果是洋奶粉直接由中国的合法渠道进行进口的话,我们的企业至少面对两道税费,道是关税,第二道是增值税,这是一定要面对的。那么这两道税金一旦交纳之后,他在我们零售的价格的比例就已经相当高了,刚才我们只讲到中国的内陆的情况,刚才方女士提供的资料里面还显示了国外的奶粉的销售里面,大概销售单价里面含有政府的一部分补贴,也就是它比正常价格要偏低一些,而我们在这样的价格基础之上,一又拿不到政府的政策补贴,同时还要加中国的税收,在这种情况下价差就已经明显出来了。我原来关注过一款产品,不是奶粉是一款戒指,在国外的店面上去欧元报价的情况下大概三万多人民币,折合三万多人民币,国内百盛的专卖店是四万八千块人民币,大概相差了30%左右,那么从这种意义上来说,我们必须要面对的一个客观的事实,我们国内外很多产品的价差是巨大的,而这个价差既我们消费者所关注的,也是代购机构们所关注的,他的利润可以从这个价差取得,也就是他算上了运输费用等等一系列的费用还是比中国本地销售的产品要便宜,那么这个空间本身就已经客观存在了,有空间的情况下才能存在市场,有需求才有供给,在有价格空间的情况才会存在市场,所以现在这个市场应该说成为了我们中国政府控制之外的另外一个民间的进口活动了。  主持人:所以这个价格空间很大,所以才会让这样的事情如此的兴盛,在短时间之内,可能之前就像我们说的去年、前年甚至还听的是你去国外帮我带一个什么回来,但是现在络代购已经如此的如火如荼的时候就让我们必须得好好的关注个话题,所以坐在我对面的占领我也有一些问题也格外的想让你来帮我们做一个回答,因为你是络电子商务方面的业内人士,你认为络代购代沟洋奶粉的生意,就是仅仅是这一方有人在受益吗?就是代购的这一方有人在受益吗?  赵占领:代购的这方其实也不仅仅是一方,因为这里面涉及到几个主体,一个是国内的消费者,还有一些是国外的代购者,也有可能是实际购买人,也有可能是有一个第三方的站或者是店,总体来讲在这个过程中按一般情况讲,应该是三方共赢的结果。为什么共赢?因为这里面价差是非常大的,因为关税的原因,增值税的问题,尤其是关税,因为很多的品包括奶粉关税能够达到50%以上甚至更高,这个差别应该说导致这样的空间非常大,所以很多人去从事这样的行业,另外还有一个因素,在国外这些华人和留学生,他们在国外可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发现这种海外代购的方式确实是一个比较一个生财之道,而且他们发现这种方式也比较好赚钱,刚才这个案例里面的方女士一万块钱还是兼职的,如果是专职的话可能会达到几万,所以说这里面关键的还是利益的驱动。前一页[1][2][3][4][5]下一页运转模式多为“蚂蚁搬家”  主持人:所以刚才占领说的这点也让我比较震惊,据说专职代购光做奶粉这块代购生意的华人一个月的收入就好几万块钱,我特别想问一下海外代购还有那些模式?占领。  赵占领:刚才其实也提到了几种,一种是熟人的代购,比如有朋友去国外出差了或者是旅游,找他代购,或者是一些比如空姐等等;还有一种私人职业代购,他以这个为职业,当然包括方女士这种是属于兼职的,有些是专职的做这种代购;还有一种类似官方的代购也是私人代购,比如一些电子商务平台上的一些店,这种可能是没有具备企业的营业执照的这种,还有一些是具备营业执照具备食品或者其他相关资质的专业的电子商务站,他们从事的这种规模比较大的代购,大概这三种方式,而具体进货的渠道可能比较多了,一种是通过在海外有一些合作的伙伴,包括个人甚至公司,通过提供一些货源的方式,还有一种方式,一些贸易公司把这些货运到了比如说香港这种免税的第三方,通过在香港有一些个人从香港然后去通过“蚂蚁搬家”的方式运到内地,通过这种方式也是规避了关税,价格也比较低,基本上进货渠道这两种。  主持人:所以刚才我们了解到的除了在外面的一些华人,像空姐、留学生这些特殊人群,其实他们做的海外代购就是“蚂蚁搬家”式的代购。另外还有一些词就是贸易公司通过国际物流进口国外奶粉到香港,这个是免税的,然后通过活跃在深港交界处的一批水客带到内地,就用这样的一种方式,这些水客每天往返很多次,其实他们也有点蚂蚁搬家的意思,也是奔波在这些地方,但是乐此不疲,因为有很大的利润空间,经常是采用这种很多的惯用的成群结队的冲关的方式,让海关的检查人员对他们也是很没辙的,所以现在这种交易的模式是不是规模更大他的利润也就更高呢?  包华:这是肯定的,如果我们说先开始看到的海外华人、空姐、留学生这样的特殊人群,以这种一单一单的方式来解决问题的话,形成不了规模,另外肯定会有一个机会成本在里面,也就是说得认识这样的人,这个人在你需要这款产品的时候,确实有出入境的安排,因为他不是专门去的,他就是顺带手把这个事帮一下忙,在这种情况下肯定会存在个时间成本和机会成本。但如果我们现在通过了我们现在的电子站,包括一些机构把这些供给和需求在一个交易平台进行撮合的话,就会形成市场规模,而这种市场规模会有效的降低成本节约时间,包括降低物流的成本,提高采购产品的集中度,这种情况下消费者就可以在自己需要的时间,以自己认为比较合适的价格,甚至于比原来找一个人帮你买东西还便宜的价格,就可以把产品拿到了,这种形成一定的交易规模之后,这个利润本身就更加高,因为他单多,数量大。刚才我们看到方女士所说的,一罐奶粉我只赚30块钱,1个月下来我赚了一万块,大家可以算一算300美元,一个月30天,每天的工作就是买10罐奶粉发走了,这就是她的工作,这种情况下其实就非常单一了,把过去一个人从头跟到尾的个人的代购行为变成了一个大家可以分工链条的,专业化分工的每人处理一部分的整体流程,这种情况来讲作为一个金融机构来讲它的利润是显而易见的。  络代购,风险几何?  主持人:接下来我们看到短信平台上,天津0904的这位朋友我觉得他也是帮很多消费者问了一个问题,他说国内走正规渠道销售的进口奶粉,为什么价格要贵很多,而且据他们所知一般是在元不等,这个问题我觉得也特别好的能够反映大家的一个心声,占领可不可以帮这位听友也帮我们做一个解释。  赵占领:如果通过正规的途径的成本一个是本身在国外的市场的原价是一部分的成本,另外进口的关税包括增值税,还有一些检验检疫费还有其他的各种各样的费用,另外到国内销售,可能再有一些经销商,有一些渠道的成本,有一些租金各方面的人力的成本,本身还要有一定的利润的空间,所以总的环节链条非常非常多,加一起可能在国外150,那么到中国可能200、300这很正常的事情,因为中间的环节增加多了。所以通过络代购的方式来买把这个环节减少了,价格就便宜了。  主持人:来买东西的消费者更多的是不是贪图便宜的这样一个心理呢?  赵占领:便宜应该是主要的因素,但可能还有一些产品国内买不到,还有一些就是包括对国内的产品不信任,质量方面不信任,售后服务不信任等等因素。  主持人:按照正常的货物进口程序国外奶粉运入到境内之后必须在口岸接受检验检疫,并且发放检验检疫的相关的证明,否则是不允许在中国市场被销售的,而代购奶粉都是通过邮递或者个人携带到了境内,这个风险可想而知,没有一个机关或者没有一个第三方做任何的保障,几乎没有经过检验检疫,还有就是外包装的标签和合法进口奶粉的标签也完全不一样,真假难辨,而即使是一些知名的洋品牌的奶粉也曾经卷入过食品香料添加等一系列的安全争议,所以说不少消费者心里面或多或少会有这样的疑问,络代购洋奶粉安全吗?这是我们接下来一个关键的话题,包华您认为安全吗?  包华:确实有风险,首先这个产品质量一旦出现问题的话消费者很难通过正当的途径去维权或者主张,因为产品来源现在不清晰,在国外我们大家在购买产品的时候都会有一个形式发票,大家一听发票好像跟中国的发票一样,其实不是,国外的形式发票更像是一个清单,清单会标明你产品的货号以及购买的地方、商家,拿这个形式发票可以找供货商或者销售商来退换货物。但是如果国内的消费者在代购的环节上取得不了这样的一个形式发票的话,就无法向相对应的销售商主张权益,而且即使取得了你也不可能说因为几罐奶粉去荷兰、西班牙去追偿,这个不现实。所以一旦洋奶粉的产品质量出现问题的时候,是很难进行退换货的,这是个问题。第二个问题是我们现在所代购的洋奶粉一定是在我们国家检验检疫的系统之外的,正当的进口途径是通过检验检疫包括更换中文标识而进行入关的,这些我们民间进行的这样的一些进口产品是一定会避开在关税、检验检疫等一系列的国家相关政府部门规范监管体系之外的,所以没有中国政府相关部门给你提供相对应的一项服务。不要说关税只是一项收取老百姓的一笔钱的问题,不光是一笔钱的问题,他背后还包含着很多政府职能部门的公共职能服务,这些服务都不存在了。基于这两大点,代购洋奶粉是存在一定的风险的,之所以大家还趋之若鹜,主要的原因是个不认为自己会是那个终的倒霉蛋。第二个来讲之前我们所谈到的对于中国产品的不信任,境内外的价格差过大其实是我们消费者敢于铤而走险的原因。  出现问题,维权无方  主持人:其实刚才包华说的这点我非常的认同,这个所谓的检验检疫不光是说你加了这笔钱,更多是你多了一层保护,有了一个保障,有了这样的前提之下再去消费可能遇到问题会有更多的一个地方去维权。但是我们今天说的一个关键的前提就是络代购,那如果说我是在你某一家门户站做的络代购的这项服务和交易,那我能不能出了问题首先去找这家站呢?  赵占领:这里面其实挺难的,为什么呢?因为这里面刚才说的涉及到几方,包括站和实际的购买人,还有消费者这三方,这三方产品真正是谁去买的,是海外的比如留学生还是站合作的伙伴,他们具体去购买的,那这里面具体的实际的购买人和国外的相关的厂商之间销售商之间是一个买卖合同关系。那么国内消费者你和国内的厂商之间你没有直接的买卖合同关系的,包括退货,即便你符合了退货条件如果不退也是没有办法的,这是点首先在法律上很难的。第二点你消费者委托的是站,那站现在很多一些个人的店,而这些个人的店一是本身可能没有一些资质,第二有些是分散在各地,比如外地很远,那么你找这些人去维权包括去投诉其实很难的,而且很多情况下他也解决不了问题,他也不愿意去赔偿,所以对于消费者来讲可能面临的风险就非常大的,你无论是去找这个奶粉产品的厂商或者是找代购者都是很困难的。而且这个洋奶粉本身也不一定是安全的,我们可能觉得这个国外牛奶的一定比中国牛奶的好,其实也不一定,国外的奶粉也出现过很多的安全的事件,包括像去年美国的雅培出现了甲虫污染召回事件,比如某些蛋白质某些元素含量可能不达标,国外的食品安全问题可能同样也存在。  主持人:所以可能更多的消费者总觉得代购这么一两次我不会是那个倒霉蛋,可能不会让我碰上。但是占领刚才说这个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想,如果是在络进行代购的,维权会那么难吗?比如很简单的一个道理,我找到占领我说拜托你帮我从包华那买点东西,那如果说包华这个地方我终找不到他,但是我是至少通过赵占领你去帮我协调的这个事情,找不到他我为什么不可以找你呢?包华这事有那么难吗?  包华:从道理上说不难,实际操作确实不容易。操作层面确实不容易,为什么这么讲呢?首先我们国家个人的资信体系目前还不太完整。比如占领通过找我包华买东西,占领的个人资信如果从您的角度来说可能您很难了解到,我的资信你可能更了解不到了,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个人资信体系不完整不健全不透明的情况下,可能你到终不知道跟谁在交易,出过交易的情况之后跟个人没有直接的瓜葛。第二我们刚才一直谈到的是站,我们现在看到很多站内容写得都非常的漂亮,但是一旦你关注他这个站具体注册人员的时候,比如说他这个域名注册人员可能是一个个人,这个个人我不知道他是谁。比如这个站可能没有依托的有限公司或者股份有限公司的企业的实体,可能就一个站,我们过去曾经查到过,某一个站我们去查他下面的公司名称,查到没有这家公司,我们去找谁呢?没有实体做支撑,这个站可能是一群人,当出现一些问题这些人一散,这个机构本身就不存在了。这个站本身没有资质,没有营业执照。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也就是说我们在操作层面来说个人的资信体系不发达的情况下,机构的资信体系也很难查询的情况下确确实实在维权角度上讲存在困难。我们之前315已经做了多期的节目,经常会出现李逵和李鬼的问题,其实那家公司客观上在工商局一查没有,在这种情况之下就很难进一步推广下去,因为我们的交易上来说是一个民事行为,民事行为来讲主体必须清晰,如果主体不清晰我找不到他,下一步维权根本无从做起。前一页[1][2][3][4][5]下一页维权成本过高,操作困难  主持人:所以刚才两位其实帮我们分析的是一个泛泛的大概的情况,如果这样的群体出现了问题应该找什么样的群体,现在来说关键问题是操作层面,我们怎么真正去维权。现在我就给两位举一个案例,就这个案例来说消费者应该怎么办。去年9月份,美国奶粉巨头雅培以产品可能是受甲虫污染为理由宣布说在美国还有波多黎各很多地方都要召回某一个品牌下面品牌的婴儿配方奶粉,虽然说中国进口的奶粉不在召回的范围之内,但是通过络代购的方式从美国买回来的雅培奶粉却没有按照正常的程序被召回,这个就是我们碰到的很具体的案例了。如果消费者遇到这样的问题应该怎么办呢?占领。  赵占领:这个因为涉及到产品是在国外,那么现在召回的话如果按照正常的程序,首先是由实际的购买人他拿到相关的票据,然后符合美国企业规定的条件才可以进行召回。但是国内的消费者首先一点有没有相关的票据呢?因为很多一些代购的这些站包括代购的个人为了避税,他把标签包括标签上面的价格都去掉了,包括发票小票等等都去掉,这种情况下作为国内的实际购买消费者来讲是没有相关的凭证,没有相关的凭证去向美国向国外的这些企业要求退货要求召回,这是一个方面。第二个方面即使你有相关的这些资质或这些条件的证明都具备的话,那么国外的企业能不能接受呢?一种情况如果他在国内有相关的经销商,他的政策又支持的话有可能,但是很多的洋品牌在国内可能并没有实际的经销商,那么如果按照正常的途径你要去退货换货非常困难,你把这个产品再邮到美国邮到美国再给你寄回来,即便对方给你寄的话成本也是很高的,所以对于消费者来讲遇到这个情况确实比较困难。  如何保障自身权益?  主持人:包华我不知道你们在具体平常的代理当中有没有遇到这样的问题,或者说现在如下你们案例当中没有遇到,消费者真的遇到了,我们应该怎么帮助他们呢?  包华:我觉得首先消费者在手里能够持有购买票据的情况之下,同时这个销售的产品的制造商在国内有他的分支机构或者办事机构情况之下可以直接拿着票据去联系,也就是说我从国外买的拿到国内使用,那么在这种情况下符合美国本地的召回的程序,要求其分支机构在国内的分支机构履行在美国的承诺,这是一种尝试,但是有两个大前提,个你确实有这样的票据,第二个确实这家生产厂商在国内是有机构的。刚才如赵先生所说如果没有票据和机构这条途径就走不通了,那么只能从原来的销售渠道上往回找,通过代购的机构去找先开始的代购人,但是里面就会存在一个非常不明确的因素,就是代购机构有可能还存在,代购人可能已经不在美国了,比如说留学生已经归国了,这种情况下这个单子明显按照原来购买的渠道是退不回去的,那么在这种情况之下消费者可能做法我认为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停止使用了,不能再做进一步的工作,因为再做进一步的工作成本会更高,当时买这个奶粉就是因为他便宜,但如果说你后期处理的成本很高的啊话,我相信很多消费者就会放弃,所以这个存在不却地性,这就是络代购里面的风险。  赵占领:除了刚才说的找国外的厂商可能找不到,或者这个实际的代购人已经不在国外的,或者厂商在国内也没有相关的办事机构,或者是不支持在中国进行召回进行退换货,这一系列不符合的情况下只有一个办法,找实际委托的代购的站或者店,只能根据你之前的合同约定要求他履行相关的合同义务,你给我代购的产品不符合这个产品的合同的要求,比如产品质量有问题,或者是其他方面有问题,只能通过这种途径同站来进行交涉。  “洋奶粉”同样会出问题,无监管导致无保障  主持人:说到这个话题的时候还有一个问题我不知道两位有没有想过,国内很多父母都是过度迷信洋奶粉的,先把事例给大家做一个介绍,但实际上一些洋奶粉质量并不是百分之百有保障的。刚才我们也说过了,也出现了一些问题,国家质监总局就公布去年月份进入到中国境内不合格的乳品的总量总共有670多吨,其中奶粉的数量多,总量大概是占到628.79吨,占不合格进境食品的93.8%,这个比例非常高,那出现了这样的问题,我们接下来的问题也就出现了,就是络的代购的洋奶粉你是不是在国家乳品质量监督的范畴之内呢?  包华:刚才这个问题也提到过,肯定不在,为什么?因为我们老百姓之间私下进入的国内的洋奶粉肯定是在监管之外的,他没有经历过我们国家的检验检疫,没有交过这个费用,我们中国政府的相关部门没有给他提供这样一个公共服务,所以他是在保障体系之外的。  主持人:那我能不能我代购的这个东西我听说他的系列出问题,我拿去你帮我做一个,有没有这样的可能?  包华:是可以,我觉得如果作为消费者来说如果是这一批次的产品,你去做申请相应的检测部门帮你做一次检测是可能的,但是首先您需要把检验检疫的费用给交了,这是要交的笔钱就已经发生了。第二笔就是如果确实存在海关要补征收税金的话,那可能您个人还需要把税金补齐,所以基于这两个大前提,我不知道有多少消费者愿意去选择这样的一个处理问题的方法。另外一方面来讲针对我们现在乳品进口的670吨的数据来说,大家看上去好像跟总共进口的总量来说可能不大,但是这个数字如果要平摊到各个省市的话,其实数量也不小了,目前我们能看到民间进入国内的乳制品的产品没法统计,但是我身边的人来看我认为数量蛮庞大的,比正式的从消费者去超市购买的数量不少。前一页[1][2][3][4][5]下一页监管盲区,专家忠告  主持人:所以刚才通过这几个问题的几个回合两位的一个阐述我们现在可以肯定的就是络代购洋奶粉存在在一个监管的盲区里面,你存在监管的盲区里面同时你的保障也在盲区里面,就是这个风险和你享受到的这个所谓的优惠可能是成正比存在的,这个消费者要有足够的心理准备,不要觉得我一定不是那个倒霉蛋,但是一旦遇上了你可能要为自己的一系列的消费行为做的买单。今天用了很大的一个篇幅来说到络代购,关键词就是代购奶粉,因为真的就像之前我们说到的这个孩子的成长对于中国人来说这个话题太沉了,可能我们要担负的东西也太大了,我们就把这块做了一个重点说了很多,我特别想请两位在我们现在这个话题即将结束的时候针对络代购洋奶粉存在的种种风险和隐患给消费者提供一些忠告也好,建议也罢。  赵占领:因为国家工商总局今年年初规定有一个通知,说是从事络代购洋奶粉必须具备两个条件,一个是食品流通许可证,还有一个就是营业执照,所以点如果在上进行代购洋奶粉或者其他产品,首先要看他有没有资质,尽量选择有资质的,或者就是熟人,而不要选择仅仅是个人店而又不具备企业相关资质等等,这是个。第二个是在支付方式方面,尽量选择这种货到付款或者是第三方支付工具支付方式,比如说支付宝或者是财富通,而且要选择他们的担保支付而不是实时到账的方式。从支付方式和资质两个方面,另外像一些消费的购买的这些凭证,整个交易的过程得到一些证据,比如说相关联系的一些记录,包括一些购买的支付的记录,还有订单等等相关的证据保留下来,对于消费者来讲如果说出了问题,起码你还有一些基本的证据来主张你的权利。  专家:代购行为涉嫌走私,消费者需谨慎  主持人:这是占领给的一些建议,包华呢?  包华:首先我想提示消费者,食品本身是必需品,跟品是不一样的,我们看到箱包、化妆品其实不是生活必须品,而食品尤其是奶粉对于婴儿而言它是一个生活的必需品,在这种情况下,它本身的产品质量以及产品质量一旦出现问题之后的处理就格外的重要,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希望所有的消费者还是能够信任政府的提供的公共服务,虽然可能会造成一定的成本,但是承担这样的成本对于孩子来说其实还是负的。另一方面来讲我希望消费者能够客观的看待所谓的代购的市场行为,这种行为归根结底如果成为一种规模的话,其实是涉嫌走私,是一种违法行为。也就是说你在通过违法行为在获得自己的收益,那么在这种情况下,除非我们政府能够根据老百姓的要求调低关税,大家可以看到调低关税的前景的话,除非是这种情况,否则其实你自己省的钱就是国家的税金,那么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是不是你也是犯罪嫌疑人的帮凶呢?所以基于这两点我个人建议至少在食品上来说我不建议消费者做境外代购。  主持人:这是两位就代购洋奶粉这个话题给消费者的一些忠告。今天整个我们这个话题要结束的时候,刚才包华也做了一个非常好的点题,很多代购人是以私人物品的名义来买这个商品,目的就是避开关税,所以就涉及到一个问题是不是涉嫌逃税触犯国家的税法等等,如果说两位对这个问题达成共识的话接下来对于消费者有没有一些更好的提醒,占领你认为首先他是不是一个违法行为?  赵占领:违法行为是肯定的,因为关于关税这一块,如果是自用物品的话,当然没问题,但是如果说像代购就不属于个人物品属于货物,货物要进行缴纳相关的关税的,而且如果说通过一般的这种个人的物品来进行避税的方式的话,如果量足够大的话,确实涉嫌走私的问题,而作为消费者来讲你去参与购买而且又从事这样一种行为,因为你是邮寄还是说检验检疫等等是不是交税的话,有的时候是要消费者要选择的,对于消费者来讲如果你选择这种避税的方式的话,也有可能是涉嫌帮助这些违法犯罪行为。  消费者同样需要承担法律  主持人:那如果是这样的情况,包华像这样的消费人群需要担负什么样的法律吗?  包华:我个人理解首先需要如果一旦出现国家机关对于代购机构进行追究法律的时候,至少这些消费者交易的订单是作为相对的一个证据的,他至少是有一个证人这么一个身份,或者说需要配合公安机关进行调查。其次来说如果您本人购买量确实很大,比如几千块甚至几万块钱的话,本人也存在一个偷逃国家税金的问题,那么行政的处罚是肯定存在的,至于是否构成刑事是需要由法律来判断。  主持人:今天节目我们说到的这个话题不光涉及到络代购奶粉的话题了,所有代购的商品都在这个范畴之列,所以也是用我们这期节目给大家一些力所能及的警示,也要再次提醒大家在络代购的环节当中有很多的问题需要您去面对,那我们给您的只是一个提醒,希望通过我们的节目能够真正对您的消费生活起到一定的帮助。另外在节目的尾声不得不说,络代购之所以能够如此的兴盛,它存在可能就是有需求,需求就是因为有这样的市场,这样的市场已经形成我们相关的职能部门是不是也应该作出一些应急的反映,来更好的保障我们消费者的权益呢?

前一页[1][2][3][4][5]

小程序管理
济南白癜风医院
怎么打开微信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