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岭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华润93亿并购张新明金业集团实际价值仅十

发布时间:2019-06-14 20:43:37 编辑:笔名

华润93亿并购张新明金业集团 实际价值仅十几亿,

张新明行贿2000万元逃过侦查 主要人物:吴元、吴冰身份:张新明的贷款行贿对象,太原商业银行行长

采访对象:“污点证人”王九、李建军 山西华北黄金实业集团公司注销后,1998年12月8日,金业集团前身金业物贸成立,注册资金800万元。而金业物贸在成立之后的两年里,发展缓慢。 据《财经》杂志报道,2001年,山西提出建设调整产业结构的“1311工程”。当年1月,金业物贸公司60万吨机焦炉项目获得山西省发展计划委员会批准,张新明的金业物贸迎来了个发展机遇,改名为山西金业煤焦集团,注册资本由800万元增为8000万元,开发机焦及配套的洗煤、矸石电厂、铁路专用线等项目。 2001年10月29日,山西省经贸委批复同意金业煤焦领取《煤炭经营资格证书》,编号为489号,获准在古交站的十五道发煤站、镇城底站的发煤站铁路立户,通过铁路经营出省销售原煤和精煤,煤炭外运计划纳入太原市煤运公司统一管理。30日,山西省外经贸厅转发国家外经贸委“外经贸贸秩函【2001】1691号”,确认金业煤焦获得进出口商品经营权。 获得国家正式批文的金业煤焦需要大量资金,据太原市工商档案显示:2000年,山西金业负债总额的期末余额为6800万元,随后三年暴涨为4亿元、6.9亿元和19.15亿元。 金业煤焦的巨资从何而来?2004年至2005年,太原商业银行行长吴元的落马让张新明的骗贷融资案浮出水面。法庭认定:张新明在1999年到2003年,借过节名义为吴送去人民币、港币各10万元,期间,吴违规为其提供大量贷款。 据王九透露,1998年7月,吴元儿子吴冰与司机张某等五人,在太原胜利桥附近的星光歌城消费时与人起了冲突,伤人后五人逃逸,途中吴冰又与一出租车司机发生矛盾,并亲手将其杀害后出逃。一年后吴冰被抓获,张新明等人居中牵线,吴元打点太原市杏花岭区公安局长邵建伟。随后吴冰仅被判刑6年。 然而,山西打黑时将此案发回重审,吴冰因涉黑、杀人等罪名被判处死刑。邵建伟因受贿被判9年,此案还牵涉到彼时的山西省委副书记侯伍杰,侯获刑12年。吴元后因行贿、受贿被判17年,张新明因行贿被撤销省人大代表资格。 据李建军称,吴冰案后,张新明和吴元关系便十分密切。张开始谋划从商业银行贷款事项。2002年,张新明伪造了假财务报表和假评估报告,将自己仅有的几百万元资产评估为4亿多元,先从商行贷出一亿元资金。 两个月后,张办理了金业焦化厂建厂手续,在未建厂的情况下,又以焦化厂作抵押,通过吴元从商行又贷款2亿元。“当时也不知怎么回事,领导不停催着给他放贷,有次到年根结账时还在催着给他放贷。”曾经手为张新明办理过贷款的信贷员回忆说。之后,吴元陆续从太原商行各支行为张贷款,总计达12亿元。作为回报,张向吴元行贿2000万元。 2004年7月,公安部门和中纪委查办太原商行行长吴元受贿一案时,张提前一天得知中纪委要双规自己,便指使自己的财务科长焦某和吴元的女婿王某起草了假借款合同,重新伪造了财务凭证,用吹风机将新贴的借款合同和财务凭证吹成黄色做旧,欺骗了当时的办案人员。吴元因其他问题被判刑17年,却逃避了受贿2000万元的重罪处罚,张新明则逃避了行贿罪处罚。 张从商行贷出的12亿元款项因当时采取了欺诈手段,没有抵押物,商行多次追讨,张宁可把非法经营获得的巨额利润拿到境外赌博,也没有归还银行之意,目前连本带利十几亿元都成为呆账、坏账,致使国家蒙受巨大损失。 山西泰元审计事务所的审计报告显示,2005年末,太原商业银行给山西金业的各项融资余额为:短期借款1.48亿元,应付票据4.8亿元,长期借款4亿元。 2009年被华润并购时,山西金业资产包的银行贷款余额为13.7亿元,其中太原商业银行7.8亿元,占比达57%;2009年度的晋商银行(太原商业银行改制而来)年报亦显示,山西金业是其贷款客户,尚有7.8亿元贷款未归还,占该行核心资本28.2亿元的24.9%,约四分之一。 在华润并购前的数年间,张新明遇到了生意上的麻烦。2005年后,中国焦化行业产能严重过剩,价格阴跌不止,而焦煤价格始终坚挺,无法停炉止损的机焦企业损失惨重。 债台高筑的张新明,一度迷恋上了借壳上市,企图依靠资本市场解围。但因张新明发家过程中大量收入来源不明、财务极不规范,金业集团三次谋求上市均未成功。其2008年做评估上市准备时,评估结果显示账面总资产达63亿多元,可有合法来源和票据的资产只有十几亿元。与张新明有着类似遭遇的一位山西煤老板也曾谋求通过借壳方式上市,并准备补缴以往所欠税款,以达到上市标准,但被友人劝阻,“你前脚补税,后脚就得进去。” 价值十几亿的金业集团被华润93亿元并购 主要人物:唐某身份:华润某分公司董事长采访对象:“污点证人”王九 “污点证人”王九近日私下透露重磅消息,张新明、武全旺曾私下与华润集团山西某分公司董事长唐某在北京、深圳多次会面,密谋并购事宜,并多次为华润电力百亿并购金业集团一事出谋划策。 终,华润电力董事长、党组书记宋林被抓,华润电力百亿购得的金业集团价值多仅十几亿。 山西省在2008年推行煤炭资源整合,金业集团未能成为整合主体,面临集团已和金业集团达成52亿元并购合同并已先行支付10亿元,且派驻百余重组工作人员后戛然而止。 2010年2月8日,张新明与华润集团旗下的山西华润联盛能源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华润联盛”)签订《股权质押协议》,将张新明、张新跃、张新亮和倪燕萍四名股东手上所持有的全部金业煤焦公司股份质押给华润联盛,同时签订了一份还款协议,将四人控制下的金业集团全部股权出售给了华润联盛。根据金业集团2009年的年检资料,此时金业集团所有者权益约40亿元。 2010年2月9日,金业集团与华润联盛签订了《企业重组合作主协议》,约定华润联盛、中信信托、金业集团以49%、31%、20%出资比例,成立太原华润煤业有限公司(下称“太原华润”);再以太原华润为重组平台,通过金业集团的实物出资及向金业集团购买资产的方式,终持有原金业集团直接或间接控制的资产包。2010年4月30日,太原华润正式成立,注册资本金40亿元:华润联盛出资19亿,中信信托有限公司出资12.4亿元,金业集团以原相煤矿作价8亿元出资,评估价超过8亿元的部分以计入资本公积金的方式完成出资。 根据太原华润成立时出具的验资报告,原相煤矿账面资产32.67亿元,煤矿部分资产评估值54.49亿元。作为金业集团的出资,太原华润认可该矿评估价值为12.72亿元,其余4.72亿元计入资本公积金。金业集团与华润联盛签订的分协议(以下简称《分协议》)显示,金业集团的一焦厂被以7亿元价格卖给了太原华润,金业集团煤矸石电厂则卖了2.3亿元。 《分协议》还显示,金业集团卖给太原华润的资产包除了上述三个部分的资产外,还包含古交中社煤矿、古交红崖头煤矿、二焦厂、跃峰洗煤厂、三新汽运有限公司、古交铁路发运站、山西金益化工有限公司。究竟这些资产价值多少?华润电力没有公布相关数据,但知情人士表示,华润电力购买的金业集团资产总评估值为116亿元,扣除金业集团留下的20%股份,华润电力付出的代价为93亿元左右。而在此之中,张新明及其利益相关者获益多少,可见一斑。 从太原华润2010年底的《资产负债表》上可以看出,在金业集团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太原华润煤业,总资产为123.769亿元,《损益表》显示其2010年的销售收入为11.52亿元,净利润为-2.17亿元——其在启动初期,总资产在125.94亿元左右。 与张新明有过多次合作的知情人员认为,金业集团卖给华润电力的资产根本不值100多亿元,2007年张新明找人寻求合作的时候,金业集团的账面资产大约有十多亿元左右,这还没有将他那时至少高达七八个亿的银行贷款剔除在外。 (:DF141)

微商城平台哪个好
微信怎么弄小程序
汤头歌诀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