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岭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墨派捉狐传奇故事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3:45:15 编辑:笔名

孙延庆,河南省信阳府永平县花台乡孙庄村的农民,一向很有胆量。一个白天,他正躺着休息,觉得仿佛有什么东西爬上了床,接着感觉身子摇摇晃晃,如同腾云驾雾。他心中暗想,难道是被狐狸精魇住了?便眯缝着眼悄悄地偷看,见一只狐狸大如猫,一身黄毛,却长着绿色的嘴巴,正从脚边慢慢地爬来。它轻轻地蠕动着,像是怕惊醒了人似的。  一会儿,那个狐狸就贴到孙延庆的身上,挨着脚,脚瘫;靠着腿,腿软。待它刚刚爬到腹部,孙延庆突然坐了起来,猛地按下,把它捉住,两手掐住它的脖子。它急得嗥叫,却不能挣脱。    孙延庆急忙把妻子喊来,用绳子捆起狐狸的腰,勒紧绳子两头,笑着说:“听说你善于变化,今天我在这里盯着你,看你怎么个变法。”说话间,狐狸忽然把肚子缩得像细管,几乎把绳子脱去逃掉。孙延庆大惊,急忙用力勒紧绳子。可狐狸又鼓起肚子,像碗口一样粗,再也勒不下去。孙延庆气力稍一松,它又缩了下去。  孙延庆怕狐狸跑了,叫妻子赶快拿刀来把它杀掉。妻子惊慌地四处寻找,竟不知刀放在什么地方。孙延庆向左摇头,目示放刀的位置。等回过头来,手中只剩下一个如环样的空绳套子,而那狐狸已经不知去向了。   一年后,河南大旱,粮食收成很少,有的田地颗粒无收。但是,河南巡抚为了显示政绩,隐瞒荒情不向朝廷报告,反而说是粮食大丰收,向各府下达了很高的粮食征收任务。于是,各府把任务分摊到各县,各县把任务分摊到各乡,各乡把任务分摊到各村,各村就把任务分摊到各户农民。  各户收的粮食本来就不多,就是把粮食全部上交,也很难完成粮食征收任务。农民害怕全家人被饿死,只好把一部分粮食藏起来。  各级官府眼看都完不成粮食征收任务,眼睛都红了,就层层开会催粮。河南省各府县衙门都组成了“武装征粮队”,到各乡、村征收粮食,府县官员指示说:“不满就斗,有斗必打;不交(粮食)就斗,有斗必打。”  到了乡级和村级,就组成“搜粮队”逐门入户搜粮食。一旦搜到粮食,粮食就被没收,粮食主人就被捉走投入监牢。  为了搞出粮食,这些武装征粮队,以极端暴力手段,对人民犯下的累累罪行。为了逼问出粮食,衙役们采取的刑法有捆绑、毒打、灌屎、穿糖葫芦(用削尖的木棒从人的屁眼捅进去)、活埋、点天灯、放起花(在妇女阴部插上震天雷,点燃爆炸后血肉飞溅)、五马分尸……。光山县征粮队长,一天竟拷打40多个农民,有一个被他活活踢死.   河南永平县召开乡长、村长大会,进行挖粮食的斗争。会议揪出一大批完不成征粮任务的乡、村官吏,作为“抗粮”典型,进行大、小会批斗。批斗会上,积极分子一涌而上,拳打脚踢,罚跪,揪头发,煽耳光。“不老实”的捆绑吊打。与会者为了证明自己斗争积极,对被斗对象大打出手。会议打人成风,打人者下手越重越英雄。完不成征购任务的乡长、村长,有撤职的,有的甚至被蹲监。  县长向知府报告说:农民们藏粮食,花样百出,有藏草堆子里,有藏麦垛子里,有藏地窖子里,有藏夹墙里,有藏棺材里,有藏缸、瓮、箱子里,……总计手法不下20多种。  各乡、村的 “搜粮队”,挨家挨户地搜查粮食。冲进一家抄一家。没粮,先把人捆起来。吊在屋梁上严刑拷打。打人的手法五花八门:反手背吊——双手反过背去五花大绑,吊上屋梁;倒挂金钟——用绳子捆紧两脚大姆指,挂上房;吊死猪——称钩穿进肩胛骨,吊在树上;用马刀在人身上一块块割肉,问一句割一刀;伤口中搓盐;耳朵中塞炮仗,不交粮,点燃引线……。翻箱倒柜,挖地凿壁,找不出就打,  花台乡北宗村“搜粮队”,在抄家搜粮时,发现一户人家锅里有稀饭,便断言这家私藏“后手粮”。主妇出来争辩几句,当即被“搜粮队”捆起来吊打,非让她交粮不可。听说没有粮,这伙人从粪缸中舀来人屎,又找来狗屎,撬开她的嘴巴,硬灌了进去。    酷刑难当,受害者只好承认自己在山后的岩洞里藏了“后手粮”。“搜粮队”去搜,一无所获。队长大怒,吩咐吊起来再打,又亲自舀来一大罐粪屎,撬开嘴巴使劲灌。那妇女只好又招认有粮,藏在山里。搜不出来,回头又打又灌屎。如是几番,这位妇女被活活打死。“搜粮队”骂了一通,带人扬长而去。   花台乡东河村农民汪为山,被搜出了粮食,当时就受到吊打、捆拖,更为残忍的,是把他的衣服扒光,用冷水浇,险些冻死。  孙延庆听到这些消息,不寒而粟。但是,为了一家老小不被饿死,他也只好把粮食藏起来。  夜色如墨,除了几只饿得皮包骨头的狗有气无力地叫几声外,村里没有一点灯火。孙延庆正在紧张地忙碌着,他把几个窗户全部用破棉被堵上,破门用石磙顶着,提防搜粮食的衙役踹门而入。  孙延庆手持铁锨,在锅台中间一点点地铲,终于铲出了深约3尺的小坑。他让女人把红薯干一片片地放进土坑,又把5斤炒黄豆用小布袋装了,放在红薯干的上边。孙延庆又用锨把土一点点地填进坑里。坑填平后,孙延庆将两块砖并排放在上边,又撒了点草灰,算是做完了藏粮的工作。  女人战抖着嗓子问:“保险吗?娃他爹,这可是咱一冬的口粮啊!”孙延庆拍拍手上的土说:“放心吧娃他娘,万无一失。”  家里还有10斤谷子,藏在哪里呢?藏柜子里,怕“搜粮队”撬开柜子;放在麦糠里,又怕“搜粮队”搜出来。左也不行,右也不行,难为得孙延庆唉声叹气。还是妻子提醒了他,说:“干脆在鸡窝下边挖个洞,埋起来。”孙延庆一听,就拿了把铁锨,让妻子站在院子门口放风,自己吭吭哧哧地干了起来。挖着挖着,砖头垒的鸡窝轰隆一声倒塌了,砸了孙延庆的脚,疼得他直咧嘴。但他顾不了许多,先把砖头块扔在一边,继续挖坑。坑挖好后,他把谷子小心翼翼地放了进去,盖上黄土和鸡粪,这才垒起了鸡窝。  接着,孙延庆把20斤麦子分别倒进四个小坛子里,上面用油布封了口。然后,他拿着铁锨走到厕所里,一口气挖了四个坑,把小坛子放了进去,用土埋好,土上边又堆了屎尿。孙延庆这才满意地对几个孩子说:“娃子们,使劲往上面屙尿吧。”  他又把两斤半芝麻用油布袋装好,口子用绳扎紧,沉在厕所的尿缸里。  做完了这一切,孙延庆长长地出了口气。他觉得这些粮食藏得机密巧妙,搜粮食的衙役是万万搜不出来的,他一家老小就不至于饿死。  天亮了,孙延庆一家刚起床,来了七个搜粮队员,手里都拿着拿铁锹。其中一个头目用绳子牵着一个像大狸猫似的狐狸,一身黄毛,却长着绿色的嘴巴。  搜粮队员们凶神恶煞般喝道:“孙老头,赶快把粮食交出来!”  孙延庆哀求道:“总爷,我家已经交过粮食了,再也没有了。”  搜粮队的头目说:“你交那么点粮食就行了?离完成任务还差远呢!”  孙延庆流着泪说:“实在是没有粮食可交了。总爷,你们高抬贵手吧!”  搜粮队头目猛地打了孙延庆一个耳光,骂道:“老混蛋!你装什么穷,给我搜!”  于是,他吹个口哨,命令狐狸搜粮食,几个拿着铁锹的搜粮队员在后面跟着。  那个狐狸绕着锅台转,用鼻子嗅。那几个队员就拆了锅台,把孙延庆埋藏的红薯干和黄豆挖了出来。孙延庆只叫得苦。头目上去就给孙延庆一个大嘴巴,骂道:“你好大胆!竟敢埋藏粮食对抗官府!”  那个狐狸又围着鸡窝转,用鼻子嗅。队员们又拆了鸡窝,把孙延庆藏在鸡窝里的粮食挖了出来。孙延庆眼睛一黑,栽倒在地。头目狠狠踢了孙延庆一脚,骂道:“混蛋,装什么死!”  那个狐狸又跑到厕所里,“吱吱”叫。队员们又从厕所里挖出来孙延庆藏的粮食。头目喝令:“把这个抗粮的家伙给我绑上,带走!”  搜粮队员们立即把孙延庆绑上,连同搜到的粮食一齐带走。  孙延庆的妻子和孩子们望着被绑走的丈夫、爸爸和被搜走的救命口粮,放声大哭。   共 295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治疗阴囊湿疹的两款食疗方
黑龙江的专科医院治疗男科
治疗

上一篇:抛1

下一篇:出发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