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岭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骇世乘客 第7章 凌梅

发布时间:2019-10-12 23:09:02 编辑:笔名

骇世乘客 第7章 凌梅

躲避开所有车辆的风衣男子,对着曲元新鞠躬,可能是在答谢他先前刻意提醒了他一句,但是很显然,对方即使没有曲元新开口警告,也可以从容不迫的渡过难关。

曲元新不由心想,这人究竟是谁?他的身手,就如同电视电影当中的高手一样令人瞠目结舌。

鞠躬过后,那人走远。

留曲元新一人在这入夜的城市里感受着漫天大风的吹拂。

此时台风依旧在海上停留,未曾正式进攻,甚至漆黑的天空都不曾落下一滴雨水,十分的反常,倘若当真四个台风一同进攻,怕是这一座城市要遭殃了。

将心思收回,曲元新刻意找到了一处天桥下,观察四周确定是监控死角以后,将身后跟随了自己多年的破烂背包放了下来。

取出盛有圣水的小水壶,以及一双手套,一双鞋子,甚至还有一件长袖大衣,在绿化草丛里换上衣服以后,将剩余的东西尽数藏在了绿化带里,这才又一次拨打了梅花凋零的。

凌梅在私家车内等待,也想过回拨给曲元新,可曲元新的此时根本无法追踪,连个来电显示都没有,无奈之下她只能干等,甚至还会时不时的露出无奈的冷笑。

毕竟对方是骗子的可能性太高了,但即使如此,她依旧想要尝试,只因从小到大,对她有真正养育之恩的,不是那不靠谱的父母,而是这位年事已高的奶奶。

她趴在方向盘上,感受着内心一阵又一阵的悲哀。

这时副驾驶座的车门从外面被打开,有一位身穿白色短袖黑色长裤的壮硕男子进入了小车,他的入座

,让整座车辆都矮了一截。

那人看了一眼默默无言的凌梅,无奈的摇摇头,说道:“身后的同事都安排好了,那个人找你了没?”

凌梅没有言语,男子算是收到了答案,没有继续再问,只是再等。

就在凌梅感觉自己是被耍了准备回病房的时候,突然毫无征兆的响了起来。

她立刻拿出观看,来电显示为空,她便清楚的知道,那个“骗子”又一次联系她了。

副驾驶座上的男子立刻说都:“接起来,问问他。”

凌梅照做,接到的以后她就开始一个劲的点头说好,很快挂断,凌梅面色坚定的说了一句:“强叔,你来开车,就在三条街区以外的天桥下面,往东走!!”

“好!!”男子迅速下车,向身后的两辆车给了一个信号,随后和凌梅互换了座位,立刻驱车前行。

凌梅家里确实有钱,但有钱并不代表着人傻,她在看到世界一夜之间有了科技大爆炸以后,总想着是否龙国也有朝一日可以在医学上有所突破,在民间四处寻找赤脚医生求医,也是她为了让奶奶活命的无奈之举,毕竟坐以待毙,唯有死路一条,若是拼了命的大海捞针,谁又知道是否真的可以遇到奇迹呢?

之前也遇到过几次骗子,她却没有丝毫的惧意,只因她身边有强叔这类人保驾护航,相比较下,她更怕一次次的失落,一次次的被勾起希望,又一次次的坠入深渊。

“强叔,我看到他了,应该就是那个戴面具的人。”凌梅白皙的小手向前方一指,果然,在车灯扫到的位置下,有一个身穿黑色长袖的高大男子戴着面具站立大风当中。

被叫做强叔的男子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他是在部队里待了大半辈子的人了,甚至还曾服役过国际维和部队,真刀真枪的在战场上和敌人在枪林弹雨中厮杀过,多年来的经验告诉他,眼前的这个人没有杀气,但是莫名的给人一种危险的感觉,仅仅只是感觉,可强叔的感觉却是救了他无数次了。

强叔没有立刻停车,而是在即将靠近的时候突然的选择加速,用车头朝着对方的身躯狠狠的冲撞而去。

这一动作吓得副驾驶座上的凌梅花容失色,更是惊声尖叫了出来。

强叔眼神当中闪过一抹精光,极限操控车子,就在车辆即将触碰到对方的身躯的时候,突然打了一下方向盘并且猛踩刹车,让车辆错过车头的同时以车身擦向对方的身体。

他很有经验,又是信心十足,他相信,自己的这一举动,可以轻易的震慑到对方,若他真的是骗子,这一次敲山震虎,足够让他乖乖知难而退了。

可是结果却并非强叔所想的那样,只见那名戴着漆黑乌鸦面具的神秘人,竟然在车子靠近之后,忽然微微弯曲了膝盖,随后身体猛然向上做了一个原地起跳的动作!

车辆向前甩去,那人的身体却是猛然向上跃起,竟然以极为恐怖的弹跳力,直接是一跃跳出了强叔的视线范围,随后两人便听到车顶传来了一声闷响!

“砰……”

惊慌失措的凌梅当场吓得脸色惨白,惊呼道:“强叔,你干什么,他怎么样了!!?”

“他没事,你下车看看吧。”强叔说话的时候表情镇定,但内心的惊讶唯有他自己一人知晓,在他看来,对方刚才展现出来的弹跳力,足够和米国职业篮球赛的那些运动健将相媲美了,一个能够拥有这等弹跳力这等好身体的人,为何要沦落为一名在络上骗钱的小骗子?

带着疑惑,他也下车了。

两人从正副驾驶座出来,远处另外两辆车则在相隔一条街以外的红绿灯处等待,风很大,风声很响。

二人同时抬头望向车顶,发现那名戴着漆黑乌鸦面具的男子,正半蹲在车顶上,脚下已是将车顶踩出了一个下凹。

他缓缓转过漆黑的乌鸦头颅,冷冷一笑:“你们两人,谁是梅花凋零?”

被这面具人阴沉的声音吓到,但凌梅还是成功的将自己的紧张隐藏起来,开口郑重的说道:“我叫凌梅,就是梅花凋零,这是强叔,刚才不好意思,你没事吧?”

曲元新从车顶一跃而下,落地之后发现那名强叔似乎警惕心很高,对他这样大幅度的动作很是警觉,不由多留了一个心眼,断定此人的身份恐怕就是类似保镖一样,不仅如此,天空当中逆风飞行着一只他人看不见的乌鸦充当了曲元新的眼睛,在上空俯瞰大地,将所有隐藏在周围的人尽收眼底,让他们无所遁形。

那藏匿在一条街以外红绿灯处的两辆车显然已被曲元新发觉。

这两人一上来直接开车来撞,让曲元新也始料未及,不过好在乌鸦面具已经改变了他的身体,戴上面具以后的身体素质就相当于一个运动员,他可以感受得到自己能够做到的极限是多高,因此才会选择向上弹跳。

看着车顶被踩得凹陷下去的一台白色MINI,曲元新又陷入了沉思当中,这女人不是很有钱吗?印象当中也该是开一辆豪车过来才对,谁想竟然只是一辆MINI,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关键的是,她究竟是骗子,还是真心想要求医的?

凌梅自知理亏,先道歉一番,随后就直入主题,询问曲元新治疗的事情。

曲元新也没有过多的卖关子:“我的治疗方法是用药物进行治疗,这水壶里装的,就是我说的药物,喝下去以后,癌症不是问题。”

见听这一叙述,又看了看那廉价的儿童水壶,强叔的身躯轻轻的向凌梅贴近了过来。

凌梅没有着急,只是她看到这一点都不精致的破烂水壶以后,脸色也非常的难看,询问道:“需要治疗多久才能够有起色?”

“一口下去,立刻可以见效。”其实,曲元新自己也没底,他可是在湖里喝了许许多多的圣水才得以康复,现在这水壶里的圣水是否能够将癌症全部清除他不清楚,但至少会有起色,可以缓解对方的病痛以及限制住癌细胞发展扩散。

可谁想,凌梅听闻此言,直接露出怒容,头也不回的就准备上车离开,那强叔冷冷的瞪了一眼曲元新,也随着准备离开。

曲元新冷笑一声:“什么意思?”

凌梅也干脆,根本没有回答他的意思,直接坐上了驾驶座,启动了引擎。

眼看自己的单生意即将远去,曲元新却是嗤之以鼻,笑道:“有趣有趣,我还以为真是什么孝子,原来也只是装装样子的戏精,特地跑来这里,可看到药水装在破烂水壶里以后扭头就走,怎么?试一试的机会都不给?”

车辆向后迅速倒退随后又猛然刹车,强叔可以看见,凌梅的手在微微的颤抖。

“别信他,再厉害的药,也不可能立刻见效,这小子越说越玄乎了,我们回去吧,他再废话,强叔帮你出头。”

“不……强叔……”凌梅强忍住眼泪,说道:“我想试试……”

说罢,这姑娘拉下车窗,开口喊道:“我不可能直接带你这么不靠谱的药去给奶奶用,你有没办法在这里试验一下,如果让我见识到了药的神奇,我就信你。”

“呵呵,这还不简单?”曲元新直接来到车头的位置,双手按在引擎盖上,对着副驾驶座上的强叔露出一抹冷笑:“你带刀了吧?”

“什么意思?”

“你用刀往手臂上划一道伤口,我用药水给你治疗。”顿了顿,曲元新继续神秘的,一字一句的说道:“立,刻,见,效!”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能刷医保吗
北京熙仁医院网络咨询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路线图
北京熙仁医院QQ咨询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需多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