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岭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初春的寒雪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2:00:56 编辑:笔名

之一:中川信介    又下了一夜的雪,昨天煌子还说落叶松开始发叶芽了。此时的京都正是樱花盛开时节,“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这中国的古老诗句描绘的应该就是这样的盛况。然而眼前的景象,朔风萧萧,寒雪肃然,这是我一生中寒冷的一个冬天了。  这个寒冷的冬天算是熬过来了吗?去年秋天,医院已经判定我病入膏肓,熬不过这个冬天了。鸭绒被外面又裹了一层厚毛毯,还是觉得冷。昏昏沉沉近一个月了吧?今天似乎清醒多了,至少对冷的感觉明显多了。我这是回光返照吗?不要啊,天神!我等待的人还没有来。还不到五十岁,天命对我真够吝啬的了。  墙上的照片,那是……爸爸,啊!爸爸,您和爷爷的这张的合影,我又能看见了。穿着学生装,十几岁的模样,怯怯又幸福的表情,站在爷爷身后,右手抓着爷爷左肩后的椅背。爷爷身着宽大的和服,肩宽腰壮,张开两膝坐在木椅上,两手撑在大腿上,脸上两撇浓重的人丹胡子,表情傲然、自负。您说过,爷爷本来是要拄着一把军刀的,只是在照相前发现军刀上錾刻有歪歪扭扭的几个字“支那百人斩”,就不听照相馆老板的一再奉承、劝说,坚决不与军刀合影了。  爷爷年老时喜欢和我聊心里话。日中战事之前,他在上海一家日本医院以医师的身份,为日本收集情报,并在那里与苏州来的一位姓秦的护士同居。上海被攻陷后,他被调往关东军的731细菌部队任职。秦护士留在上海,不久生下了爸爸。1945年日军战败,爷爷的上司用那把军刀切腹前,遗嘱让爷爷把军刀带回国。年底,爸爸随日籍护士长被遣返回到日本与爷爷团聚,之后秦护士却因为汉奸罪名在中国政府狱中病亡。爷爷提到她时,从表情上很难看出来他的心中有无波澜。  爷爷战前在日本有家庭,爸爸在这个家庭中深受继母和两个哥哥的排挤。可是不知为什么,爸爸经济独立离家单过时,爷爷悄悄把军刀交给了爸爸。爷爷不喜欢军国主义,但他坚定认为大和民族是人类的民族,应该能够凭借智力和德化来统治世界,而不需要过度使用武力。他不要我像爸爸那样找中国人结婚,后来他为我找了个日本姑娘成婚。  爷爷去世后,我们一家——中日混血的爸爸、台湾的中国人妈妈和我,一直因为那把军刀受到右翼团体的骚扰,他们想得到那把杀人刀,用来祭奠军国主义的恶魂。所以,我从小就想当一个律师,用法律来保护爸爸妈妈。  让我对历史产生浓厚兴趣的是上个世纪80年代,爸爸两次带着我去中国做生意,那段经历让我终生不忘。我们游历北京的皇家遗迹,和其他几个中国古代都城,还有长城,瞻仰了辉煌的古代成就,我从内心深处暗暗认同,我是属于它们的。这次游历,以及爷爷、爸爸的经历使我明确了一个观念,无论什么民族,只有那些反对战争,维护人类和平发展的人们,才是的。  后来,爸爸做生意回国,被投入了监狱,家里被搜查。他经销的几款示波器在日本虽然已经是淘汰产品,但比中国研究机构的同类设备还先进许多,右翼团体指责他的产品可以用于中国的武器研制,有叛国嫌疑。他经历了近四年的牢狱之灾,才被台湾的一家商会保释。几年后,爸爸妈妈竟离奇地死于一场车祸。  天命对我还是慷慨的。二十多年的历史研究,多次去中国的讲学游历,我写下了千万字的中日历史和中国唐代史研究著述,搜集到了一千多件中日古代近代文物。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他们百般阻挠我在国内外发表著述,威胁利诱,想让我放弃这些文物的所有权,看来他们在我有生之年是办不到了,呵呵呵呵……  哦,雪大了,雪片撞着窗玻璃,真冷啊!煌子在她房间里做什么呢?    之二:中川煌子    眼看已经开春了,怎么又下起了这么大的雪?电视新闻不断播报着流感病毒蔓延的消息。北海道,我恨死了这个地方!“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这是爸爸教过的一句古诗。  这张发黄皲裂小照片,一座石头拱桥边站着两个女子,高个的女子打着一柄平顶的花纸伞,穿着抹袖浅色碎花旗袍,身材凹凸有致。那个时候的照片多少有些曝光过度,显得这个女子的皮肤异常白皙。尽管如此,她那大大的眼睛和上翘的嘴角依然清晰可见。站在伞下的另一个年龄稍大的女人,穿着浅色条纹的和服,一脸慈眉善目。这张照片镶在巴掌大的银质相框里,爸爸把它送给我时,说那个高个女子是我的太奶奶,一个来自中国苏州水乡的护士,她身边的女人是她的护士长。这张照片承载着时空久远的,关于根的家传故事。爸爸说他的根在中国,可是我妈妈是日本人,那么我是日本人还是中国人?  记得小时候,妈妈有两次趁爸爸不在家时带人在家里翻找,还问我有没有见过一把长长的刀。妈妈在爸爸困难的时候离婚改嫁了。她和爸爸在法院争夺我的抚养权,但是她悄悄说服我留下跟着爸爸生活,因为他有丰厚的遗产,她提到一把军刀,还有很多古旧的东西。我是太爷爷做过的那种卧底吗?  爸爸曾在中国讲学,我小时候跟着他去过一次中国。现在我读护士学校,课余遵从爸爸的意见学习汉学,也帮助爸爸整理手稿。为了历史研究他花光了所有积蓄,但坚持不出卖文物。但他做的一切从来都不瞒着我,包括那把军刀的来历和下落。原来,它被爷爷藏在了柴棚的一根粗木柱子里。  知道那把军刀以后,一到夜晚我就不敢去柴棚,不敢往那个地方看,心里隐隐觉得那里游荡着刀下的冤鬼。这把凶刀是我家的噩梦,爸爸一直因为它受人威吓。那些年,屋后时常有人扔石头砸我家的玻璃,他们骂着“支那猪”。唉——!习以为常了。前年,爸爸因为反对修改教科书愤然辞去了历史学教授的职务,我们的生活越加贫困了,有时连吃穿都难以为继。我先后交过的两个男友因此分手了,妈妈也疏远我很久了,我该怎么办?那时我想,我是日本人,我要救爸爸和我们的家,中国人救不了我们。  趁着爸爸去奈良的机会,我拿着工具去拆柴棚的那根柱子。费了很长时间的力气,我还是拆不下来,用手电筒照着仔细看,发现只需要拔下顶上的一根大钉子就可以放倒它了——它根本就没有承受重量。它果然是空心的,抽出中心的一个长木匣子打开,里面涂满了油脂,但刀却不知去向了。奇怪!我们家一直在为那个已经没有了的坏东西受罪。  去年,爸爸病倒了。他在病中对我讲述从太爷爷开始,直到他这辈子的家史,还提到他那天正是带着刀去的奈良。爸爸患了绝症,他已经请律师写好了遗书,现在就靠一个信念支撑着,要等他的一个学生到来,见一面。我虽然20岁了,还在上学,爸爸是我的依靠,失去他,我靠什么来生活?我的同学有一些去做援、交的,这几天也有一个情色摄制组来找我签约。原谅我爸爸,这件事我不会告诉你的。我应该去投奔妈妈,还是去签约?我该怎么办?  祈祷天神山鬼,谁能帮帮我这走投无路的弱女子?  窗外这么寂静,雪中没有孩子们的嬉闹声,一冬天的雪,他们都疲惫了。哦,柴门外面有人在按门铃......是以前来过的中国商会的宋先生,他领着一个高个子男人,站在风雪里。  我赶紧开门去,那是爸爸正在等的人吗?    之三:秦原    中川信介先生早来中国讲学时,我还是大学历史系的学生,非常喜欢听他的课。他用带着一点口音的汉语讲课,连比划带画图,总能形象准确表达他要描述的对象,诙谐的话语把课堂气氛调动得生动活泼。来听他课的人挤满了大厅,里面还包括理科系的学生和一些老师。  中川老师每隔一两年就来华一次,除了讲学,他还到全国各地去考察古迹和查阅资料,做历史研究。他研究的课题是中国唐代史和日中关系史。他对于学术的严谨和牺牲精神令人感动,他的博大历史观令人赞赏。后来我毕业留校后,曾两次陪他到各地考察。他把在考察中找到的文物无偿献给了我的母校。更难能可贵的是,他从日本带来一张手绘的旧地图,献给了中国公安部门,图上标明在东北一个山林里,藏有当年日本731部队败退前埋下的细菌武器。  我有幸随队参加了那些武器的挖掘工作。寻找那个武器埋藏地点非常不顺利,地图上除了一座标注为“哞牯岭”的地方,其他地名都用数字代替,而哞牯岭并不存在。后来组织了地质勘探和军方的地图专家实地研究考察,确定是蘑菇山;图上标明埋藏地在山顶,那里只有一块略像蘑菇的尖状巨石,经过仪器探测和试探挖掘,挖掘出一批日军的旧武器装备和医疗器具,但基本上没有与细菌部队相关的东西。  撤回来后,我怀疑那只是一个疑冢,而不是终的目标。我注意到地图右上角特别写有一个详细的时间:“1945年9月12日16时10分,晴”,它一直在我脑子里萦绕不绝,时间、气候如此详细,应该是有确定目的。联想到过去曾读过的日本推理小说的情节,我估计埋藏地点有可能是在9月12日16时10分这个时间,天气晴朗时,斜阳照射下蘑菇山顶那块尖状巨石,投在山谷的影子所指示的位置。挖掘队已经解散,我独自去到那个地区,在老乡的帮助下,我们果然在那个时间和地点,发现了埋藏物。有关部门闻讯赶来,终挖到了一大批细菌武器和其他日军装备,还有当年被日军杀害的,参加埋藏的中国人的遗骨。看来,绘制这张图的人,应该是日军的核心人物。  两个多月前,老师来信邀请我赴日,当时我妻子患绝症正在弥留之际。在我们结婚前她就已经确诊为白血病,并且医生认为她的病原特殊,治愈的希望渺茫。为了让我们共同培育的爱情有一个结局,一年多前我和她举行了婚礼,我要陪伴她走完人生这一段路。所以,收到中川老师的信时,我回信向他说明了家里的情况,他又来信表示理解。两个多月后,妻子刚刚离世,在日本的中国商会就发函专门通知我尽快赴日,因为老师的身体状况已经很差了,他手中有一批文物想移交给我。  在办理相关出国手续的同时,我专门咨询了日本的相关法律。在那里,文物的赠与需要交纳高额税负,有些比它们本身的价值还高,而且年代久远和珍贵的文物是禁止私人带出海关的。税负较低的办法是继承,即使有些不能带出国,也能拥有它们的所有权......继承?这怎么可能?  终于快马加鞭赶到了日本北海道,商会的宋先生领着我顶着寒风,踏着厚厚的积雪前往中川老师的家,一所独立于镇子外面的院落。院内是一些旧板房,板房后面是长满落叶松的山坡。院子柴门旁的信箱上有门铃和三个毛笔字:中川宅。  哦,那是……老师的女儿吗?当年老师带去中国的那个活泼的小姑娘,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了。她穿着木屐,沿着扫开雪的小石板路,哒哒地迈着碎步,向这边走来。虽然略低着头,仍然可以看出她满面愁容……  当晚,老师交代完一切后,溘然而逝……根据遗嘱,他的骨灰一部分埋在了家乡山坡上的落叶松下,另一部分,他要求葬在中国的敦煌附近。    之四:结尾    ——啊!又来到中国了,这是我太奶奶的祖国,也是我的根。虽然也下雪,觉得雪是暖的。谢谢您!秦原君。  ——不要谢我,煌子,谢我什么呢?  ——您帮助爸爸完成了他的遗愿,那里面也有我的愿望。  ——哦,那里也有我的愿望。只是太难为你了,师妹,中川老师为了让我们能够一起继承那些文物,和他的著作手稿的所有权,请求我们做结婚登记……  ——不,别这么说,为了爸爸的愿望,我不感到为难,只有您才真正懂得那些文物的价值。只是婚姻登记这件事强加给您,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那好,这件国际争端,我们暂时搁置,呵呵呵呵。  ——呵呵呵呵,秦原君真是风趣!秦原君姓秦,嗯……请问您是苏州人吗?  ——哦,这个问题老师也问过我。我是陕西绥德人,那里是个出硬汉的地方。  ——陕西?绥德?  ——“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陕西的米脂出了貂蝉,绥德出了吕布。呵呵,这是差不多两千年前的事情。  ——很古老的地方。  ——师妹你当年去西安看过秦代的兵马俑,我的家乡就在那样的地方。  ——秦原君不要叫我师妹,叫我煌子好吗?  ——嗯,煌子。老师的手稿我会尽快委托出版社出版,版权当然是属于你的。还有那些带出来的文物……  ——爸爸说那些文物无偿交给大学做研究用。哦,对了,爸爸有没有和您说过曾经有一把军刀?  ——哦?没有。  ——哦,那是太爷爷的上司在中日战争中用过的,据说杀死过一百多人。  ——这是军国主义罪恶的铁证!  ——前两年爸爸带着它去奈良,去密会一位从前和太爷爷是至交的高僧,他已经是百岁的老人了。他收下了那把军刀,交给爸爸一卷一百多年前,从敦煌莫高窟的藏经洞出土的经卷。  ——啊?就是老师委托银行保管的,我们在地下金库里看到的那经卷吗?那是唐代的,超过一千年了,海关禁止出口的。  ——不是,外界没有人知道银行里的是个仿制品……  ——哎呀!煌子,你怎么把老师的骨灰棺打开了?  ——经卷在骨灰下面。爸爸枕着高唐的遗风……叶落归根了……呜呜呜……我真高兴!这是爸爸一生的愿望……呜呜呜……  ——煌子不哭,你是机灵、勇敢的姑娘!  ——奈良的那个高僧交给爸爸这本经卷和那个仿制品,他握着那把军刀对爸爸说:“让唐国的归唐国,凶神的归凶神吧!”  ——凶神的归凶神?  ——高僧叫来徒弟,砸碎了那把军刀,熔化掉,随炉灰埋葬了。  ——哦,是这样啊......  ——秦原君,您会带着我走遍唐国,一辈子住在这里吗?  ——嗯,煌子,如果这是你的愿望,我会的!  ——那太好啦!秦原君,我们就从苏州开始吧。我给您看一张旧照片……您看照片上面的石拱桥上有字…… 共 515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逆行射精治疗方式多 能够任你选
昆明哪家治疗癫痫专科医院好
癫痫疾病有哪些症状

上一篇:什么是中国

下一篇:秋晨金盘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