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岭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神秘的生意水货刷机已形成产业链7z

发布时间:2019-07-12 21:09:02 编辑:笔名

一个号称1千万用户的应用,通过刷机获得的量至少在一半以上

由于水货从进货商到零售商之间的分销体系复杂,中间商能否找到接近水货源头的分销商,会在很大程度上决定其在整个水货市场上的覆盖率。

通过刷机的形式进行应用预装,因为其不容易被用户随意删除的特性,成为应用开发者眼中为优质的推广渠道之一。而在这一渠道中,因为其目前重要的载体是讳莫如深又人尽皆知的水货,让这门生意看起来有些神秘。

刷机流水线

十月的南国午后,华强路通天地市场仍闷得让人想起春运期间的火车站候车室。

由于有熟人带路,很快被引至通天地背后一栋三层的副楼二层。与以卖场为主营的主楼相比,这里每个柜台几乎都在显眼的地方贴着刷坏不保的提示。这里既有带门面的小店,也有几个柜台围起来做生意的档口,面积平米不等,但至少配备了两拨手脚麻利的伙计:一拨站着负责咨询和收钱,另一拨则每人坐对着台电脑。店面墙上挂满了密密麻麻的数据线和各种型号的,像是榕树下垂的枝条。

在柜台的另一边,除了闲散的顾客,还有一些人提着塑料篮,凑近看里面约摸装着四五十部。这些都是被卸下包装盒、说明书、背面的壳还有电池之后的所谓机头,相同型号的被橡胶绳捆在一起。认真地观察了几家档口,这些人拿起柜台上准备的贴纸和笔,为篮子里每一部做上记号,将篮子递给档口前负责接待的人清点、交钱,并由后者交由电脑前的操作人员全程完成不过30分钟。不错,这就是刷机,通天地正是华强北人气旺的三大刷机市场之一。

就在这短短的半个小时里,、U C浏览器、搜狗拼音输入法、高德地图、91助手、安卓市场以及各类游戏等应用程序和客户端,伴随着水货刷机的特殊渠道,为数千万个水货用户所知所用。

据某知名财经媒体在2010年下半年的一次非正式调查中发现:当时国内300万用户的iPhone安装了提供大量破解版苹果应用程序下载的91助手,几乎覆盖了绝大多数国内水货和行货iPhone用户。而在国内流行的100多万部安卓智能中,有超过80万部通过刷机安装了安卓提供的只读内存(ROM)版本,其预置在A ndroid中的安卓市场已成为国内的第三方A ndroid程序商店。

刷机服务商与水货商之间的关系,也随着IPHONE、安卓等智能的风生水起发生变化。一开始是水货渠道给刷机商劳务费(刷一台一两块钱),但后来因为做刷机的可以从应用开发者那边得到好处,就变成他们为水货渠道免费做刷机,甚至后来做刷机为抢生意,倒贴钱(给水货商)都乐意。张小军说。

水货安卓的狂欢

其实,还在诺基亚推出塞班系统的智能时,像UCweb之类的第三方应用已经开始在这块市场有动作了,但却是91助手、安卓、安智市场等凭借对苹果、安卓平台的占领赢得了先机。张小军说。

据高振刚的观察,2009年(几月)HTC hero的上市是个标志。从此以后,安卓平台的智能在水货市场占得一席之地。到2010年8月份,安卓机已有与诺基亚的塞班机平分秋色之势。与系统封闭的苹果和不完全开放的塞班诺基亚相比,谷歌不反对第三方开发者与伙伴对其安卓操作系统进行更改与再开发,甚至允许第三方开发者、厂商、运营商在安卓系统上自建程序商店。

2009年初,安智、安卓和机锋等国内安卓论坛已经陆续诞生。与此同时,大量塞班系统的开发者转身投入安卓应用程序的开发。塞班论坛OPDA团队创始人张云峰在去年9月的一次采访中透露,他们已将大量的精力投入到安卓系统发烧友论坛的建设上,算是顺势而为。

正是这些暴增的安卓应用成为替代先前SP运营商,成为安卓水货刷机链条中新的广告主,他们的投放热情,将安卓水货的刷机市场推向规模化。但本质上而言,他们与SP无异。张小军解释说,刷机也好SP也罢,早期都是通过水货为主的终端渠道、占领应用(或内容)分发渠道而演化的商业模式。

一个号称千万用户的应用,通过刷机获得的量至少在一半以上。朱舟(化名)说,对于第三方应用开发者来说,应用推广渠道可以简单分为线上(用户自主通过PC端刷机预装)与线下(终端渠道刷机预装),水货的刷机预装则属于线下推广绝不能忽视的渠道之一。而朱舟正是应用开发者们会找上门来的投放代理商之一。

通俗地说,刷机是改变中的ROM (可读不可写),预装进ROM的应用程序并不能在用户使用过程中删除(除非再刷机),这意味着应用被用户激活之后,能够保障高质量的用户规模。毕竟没有那个普通用户天天没事玩刷机,高振刚解释说。

对于一些企业来讲,激活是很重要,但安装的数字也很重要,无论是融资还是炒作,都很重要。猫扑科技主编赵刚告诉,水货上所瞄准大厂商的热卖机型,三星的i9000,7500,摩托的milestone系列和defy系列,还有HTC几款,这些热门机型水货的出货量会高过行货的三倍四倍都有可能。然而,这个渠道的推广成本让大部分中小应用开发者望而却步。按照刷进一台元的推广成本来看,要做平均四五百万台的预装量,这个费用对于任何一个做软件的企业来讲都不是一个小数目。浸淫行业多年的阿庆(化名)告诉,真正会采取刷机预装做法去抢占市场份额的都是在各个市场里排名前20的大厂商做的大应用,而且即便这些资金雄厚的应用开发商能够玩得起,他们彼此之间也存在不小的竞争。与大的硬件厂商合作预装是水货渠道以外的另一种线下推广渠道,但这同样不是件容易的事。

我们当然会有所选择。深圳市三木通信技术有限公司移动互联事业部总经理黄日红告诉。他们公司不久前向市场推出系列定价在1500元左右的安卓智能,但对于前来商谈应用预装合作的开发者来说,黄日红对其的挑选标准近乎苛刻:对三木本身的品牌不能带来任何负面效应。同样的问题早前在向金立旗下奥软总经理杨骏康询问时,也得到类似的回答。

综而观之,下渠道面前,应用开发者明显处于弱势地位。

转到线上?

用户自主刷机的市场是有的。在高振刚看来,智能如同PC一般,多任务运行,多功能同步,容易产生垃圾文件等特性使得通过刷机恢复的运行速度等性能指标,成为刚性的需求。正基于这样的判断,他的创业方向圈定在做一个用户可以一键刷机的客户端。

那么对于高振刚而言,首先要进行的合作谈判或许还不在于直接找到应用开发者,而是能够聚集起各种ROM的开发者。

怎样开微店铺
微店怎样开通
微信店水果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