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岭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捧红不捧绿的人们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2 22:31:01 编辑:笔名

文质彬办酒厂不在鱼肠溪,而在隔河相望的乡政府机关附近,因为在鱼肠溪办酒厂,隔河过水,极不方便,往来运输就要吃大亏。而乡政府对外交通则比较便利。  可是,他同适于办酒厂的土地的承包人白玉成商量,用一亩良田换他一亩地,且良田与白玉成的承包田紧紧挨着,但白玉成怕他烤酒发财,死活不干。  文质彬只好请来一尊神仙,就是田大化。田大化这个医生,农民都比较欢迎。一人一面。他一出面,问题很快解决了。  于是,文质彬建了一幢简陋的厂房,准备开张了。因为他无甚亲戚,所以并不打算开张设宴,也不择什么吉日。谁知消息不胫而走,田自然的后家来了一大批人。  田自然命苦,从小父母双亡,由叔叔即田大化的父亲抚养。在田自然十岁以后,叔叔婶娘又先后去世。所以她同文质彬谈婚论嫁时,田大化和全家族人都反对这门婚事:“文质彬一个伪乡长的儿子,我们清水怎么搅到浑水里去了?”但田自然看得起文质彬,且有大嫂李山花支持,就由李山花玉成了这门亲事。  尽管田自然命苦,但田家是大根大族,且当地人恪守“姑娘姊妹众人亲”的古训,风俗,把本家族嫁出的女孩,不论辈份高低,一律作整个家族的亲戚对待,遇到红白喜事,必相互往来行走。  但是,人心不古。  1967年上半年,文质彬的妹妹文敏出阁,田自然的后家竟无一人前来吃喜酒。李山花本要前来,一来邀不动人,一个人行动索然无味,二来又受田大化拼命阻挠:“他老子是伪乡长,他永世出不了头。以前劝你不要怂恿这桩婚事,你不信。你睁眼看看,除了你个李山花,还有哪个人准备动驾呢?”  后家有事,文质彬去吃喜酒必遭冷眼,一般只能由田自然去应付。  到了这年下半年,时间不过五个月,文质彬的造联司夺了大元公社的大权。适逢文凤仙出世,田自然的后家及姊妹亲看文质彬“红”了,浩浩荡荡开来,闹热得不得了。  1968年,文质彬失势,被监管劳动。在监管劳动期间,文成实降生。田自然的后家无一人问津。除了文敏送了祝米之外,其余亲戚均未到来。一时,门庭冷落车马稀;要不是邻居住得挤,门可罗雀也就成为事实了。  谁叫你文质彬“绿”了呢?  这次文质彬开办酒厂,文质彬、田自然细细商量过了,不办酒席,如有三朋四友五伙计来,随便吃个火锅也就了事。谁知,田大化、李山花把信息一传,又一次浩浩荡荡的情景在鱼肠溪出现了。后辈关、姊妹亲来了那么多,害得文质彬现找人买烟,挂账、收人情钱,现找人买猪杀、推豆腐,办宴席,搞得手忙脚乱,头昏脑胀。  田自然一则以喜,一则以忧。喜者,后家来得热闹,对酒厂是个吉兆;忧者,又怕万一酒厂破了产,他们又会故伎重演,互不往来无所谓,冷言冷语难听。  多么可笑的亲戚啊!  田自然在帮着文质彬把亲戚人等大部分安置住宿完毕,累得筋疲力尽之时,进了卧室,这样想着;并且,摇头叹息。  文质彬呢?更辛苦!他还得陪那些能喝通夜酒的亲戚举杯共饮,夹之以海阔天空,当然也少不了屎话屁话脏话奉承话无聊话。  到翌日下午,亲戚们纷纷回去,文质彬才得能在昏昏沉沉中把酒厂开张了。  文成实从学校回来,姐姐文凤仙把这些事情告诉了他,他不妄加评论,姑且一笑置之。  成实高中毕业,考取了四川外语学院,圆了两代人的大学梦。文质彬当然心里高兴,但不得意忘形,也不大肆张扬。谁知,消息灵通人士田大化又很快得知,并飞言传檄,又动了第三次“浩浩荡荡”。  文质彬、田自然夫妇少不得又受了一场罪。  文质彬又“红”了。“红”了才好发言,大家好沾光。有些亲戚包谷没晒干,挑到文质彬的酒厂里,价格不减。有些穷亲戚“赊”了酒去,文质彬对他们的赊欠不能不实行豁免。  文质彬自己的家族少不得也来助兴。光顾酒厂次数多的当推天下厚脸皮文布德。隔三差五,赶场上下,有时到大元供销社、个体商贩处称点盐甚至买盒火柴,也不怕拐弯抹角绕小路,前来关心侄儿文质彬的酒厂生意,活怕侄儿的酒卖不脱,今天舀碗痛饮,过几天又舀一瓢慢酌。没有下酒菜,有时就从摊点处买来一包鱼皮花生。  一次,文布德醉成了泥巴坨,摇摇晃晃回家,从河边的岸路上跌了一跤,直滚到河里,居然被人救起,可又伤了腰腿,少不得又是文质彬出钱为其疗伤。  此后,文布德来喝了酒,文质彬就派酒厂的伙计扶着文布德回家,像仙童伺候太上老君一样。  亲戚也好,文布德一类家族人等也好,文质彬概不得罪,饮了就饮了,赖账了就赖账了,从不计较,弄得个皆大欢喜。  人们这么一捧、一朋、一赊、一吃,把文质彬的酒厂的销路打开得无比畅通,只可惜进账甚微。酒厂勉强撑持到成实大学毕业。文质彬表叹:儿子毕业了,酒厂也“毕业”了。  在众亲戚族眷一起为文质彬的酒厂打开销路之时,田大化也打了一次酒,且打了十斤,文质彬当然不收钱,有时还给田大化送去一些酒。李山花知道了这个情况,就不准田大化再去妹夫文质彬处打酒。  文质彬的酒厂一破产,文质彬只好弃工就农,重操锄犁。田自然当初担心的事发生了,酒厂一破产,睬红不睬绿、捧红不捧绿的人们立即远遁了。可怜的人们无“红”可捧了,实在遗憾!  不过,这次还有田大化、李山花夫妇与文质彬家常来常往,架好了踩不断的铁板桥。 共 206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炎术后吃什么好
黑龙江治疗男科专科研究院哪好
云南治疗癫痫研究院哪好